Lesley

发糖小卫士🍭

当你被鞋磨破了脚【全员向 ooc】

【许墨】

当你兴冲冲去研究所和他见面后

他轻轻牵着你的手回家

走出研究所门口不到五步

他皱了皱眉将你横抱起来

坐在路边的长椅上

脱下你刚买的那双漂亮但磨脚的鞋

他凝视你脚上的一片红肿

心疼地抱起你

另一只手拎起那双漂亮的鞋

头也不回地丢进路旁的垃圾箱里

【李泽言】

你在华锐的办公室里坐立难安

强忍着脚上的疼痛做完了报告

他挑挑眉

站起来绕着你走了一圈

出去打了个电话

二十分钟后

魏谦拖着一个大纸壳箱进来

里面全都是轻奢款的休闲鞋

还有他的短信

"笨蛋,下回不要带着伤出现在我面前"

【白起】

你走出公司的大楼

一眼就看见了接你回来的白起

你迫不及待地跑过去

刚跑几步便脚痛得走不了

你懊恼的想低头看看脚破成什么样子

他一阵风似的飞过来

二话不说

抱住你直接飞回了家

【周棋洛】

你们约好一起去吃新开业的麻辣火锅

快到目的地时

脚上隐隐约约的痛减慢了你的步伐

他将你揽进超级英雄的怀里

慢慢走进火锅店

借口去洗手间时

偷偷溜出去到商场买了一双你尺码的鞋

被狗仔拍到一个背影

你坐在火锅店里看到娱乐新闻

周棋洛被拍商场买女鞋

你心里像吃了一百块苹果味的糖

他的专属味道

【许墨×我】婚后ooc&孕期甜饼「一三人称混写」

这次秉承许先生撩得一手好妹的习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懒虫,都快八点了,快起床,不然上班就迟到了。”许墨摘下围裙,从厨房走到床边,低头像对着小动物说话一样。

“不要……我……嗯好困啊……不起不起!”我紧了紧被子,哼哼着抗议。

“哦?这样么?对了,然然,这个月生理期还没到吗?”许墨眼睛弯了弯,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嗯,是啊!熬夜写策划案都要累死了……我觉得最近都虚了……”我迷迷糊糊回答着。

“那我帮夫人请假怎么样?”

“……”我隐隐约约听到他给李泽言打了个电话,侥幸的开心,精神了不少。

“对啦墨墨,上个月末的体检报告麻烦你帮我取一下吧!”我得寸进尺地说着。
“正好今天研究所没什么事,我现在就去了,你好好在家休息,我马上回来。”
一个轻柔的吻隔着刘海落在我的额头。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医院里,许墨低头翻看着悠然的体检报告。

渐渐他好看的眉毛拧了起来,过一会又松开,睫毛开始颤抖。
悠然,他的悠然……
他的夫人……怀孕了……
Ares和Queen的孩子……

许墨果断回身走回医院,根据悠然的身体状况向医生寻求建议……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我心满意足地在十点起床,正准备在冰箱抽出一支可爱多的时候,门“咔哒”一声开了。

“墨墨!你怎么才回来啊!”我抓紧可爱多,光速冲向许墨。
可是……他眼里的笑意在看到我手里的可爱多时突然没了。
“早上不要吃冷饮,对身体很不好的。”他俯身贴近我的耳朵。

可是……我真的很想吃啊!

许墨见我不开心,撕开了小小的包装,自己吃了一口。
然后俯身……
可爱多在我们相连的口腔中融化。
天哪!这可爱多什么时候这么甜啊!

竟然……头一次甜到让我恶心……

于是毫不犹豫,我冲到洗手间,将入口的可爱多吐得干干净净……

许墨紧跟着走了进来,一脸坏笑。
“然然,你有没有想过,你怀孕了?”

啊……!?
我后知后觉地想到了早上的对话,的确细腻如他,早就想到了……而且……他还看到了我的体检报告……

“我家的小笨蛋脸上大彻大悟的表情可真是可爱。”他蹲下来,与我平视。

“我……你……这是真的?”我支支吾吾还是说不出什么话。

他将温热的大手与我十指相扣,附在我的小腹上,“然然,这当然是真的,我们的孩子,就在这里。”

“所以夫人以后出门还要穿高跟鞋吗?”他语气中透露出一起不容置疑的坚定。

“不穿了……我会乖乖的!”我连忙回答。

一个月后,许墨竟然向研究所请了假,说到我顺利生下孩子之前都会在家里办公。
这一个礼拜我都没有吃下什么东西,反倒因为怀孕瘦了一圈,平时的紧身衣反倒有些松了……除了腹部的隆起部位有点紧……嗯……以前吃多了到也是这个样子……

“这件怎么样?”许墨拿着一条修长的紧身礼服走进卧室。
“过几天研究所要参加恋语大学的晚宴,我收到了邀请,自然要携夫人参加了。”
他从后面抱住我,双手正好覆盖我微隆的小腹……快四个月了,出席晚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而且,一想到那些莺莺燕燕的女孩子对许教授不死心,我就下定了宣告主权的决心。
“小傻瓜,想什么呢?”他刮刮我的鼻梁,又嘱咐道,“必须穿平底鞋。”
你还真是严师……我暗自吐槽着。

几天后,我穿着许墨挑的礼服走进会厅,紧身却又十分有弹力的布料明显地勾勒出我身材的曲线,我甚至听到人们窃窃私语……
“哇!教授终于出现啦!好帅……”
“笨!没看到许夫人也来了吗!?你犯花痴也小声点……”
“你看她的腹部……天啊……还是平底鞋……是不是怀孕了……”

我仿佛听到姑娘们“咔嚓”心碎的声音。
嘿嘿嘿,宣告主权成功!

我们提前离场,许墨怕我长时间站立会腰痛。
到家后,我坐在他怀里,被他轻轻按揉着腰腹。

“墨墨,你看那些肤白貌美的小妹妹,感觉好不好啊……”
不等我说完,我的嘴被他霸道地吻住。

“夫人这是吃醋了?”他清了清嗓子,耳语道“Ares belongs to Queen,forever and always。”

【李泽言×我 】 孕期破车ooc破旧老爷车 高糖

强烈的日光曝晒着这座城市。

我半死不活的趴在办公室,空调拼命工作,还是闷热得要命,上下眼皮打架的速度直线上升,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

也不知多久之后,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背上盖着的西服将我包了个严丝合缝。

“笨蛋,开着空调竟然还能睡着,我看你真是不清醒。”抬头就看见坐在对面的李泽言眉头紧锁,我暗叫不好,一个起身想抱着他的胳膊求饶。李泽言这个人,结婚后还是那么毒舌,用他的话说是“笨蛋,对你的鞭策不会停止”。

可是,自从我告诉他要当爸爸后,他更把我看得死死的,在我软磨硬泡下才勉强同意我来公司工作,但才三个月啊……至少我还觉得自己灵活得很……

不知道是不是中午吃的饭有些油腻,我只觉得恶心得想吐,我推了推李泽言,冲向了洗手间的水池。一阵令人崩溃的干呕后,我才发现……自家的总裁大人竟然在女洗手间里手忙脚乱。

“你这个笨蛋,怎么总是照顾不好自己,万一我不在身边,你可怎么办。”我被李泽言揽在怀里,我用力抱了抱他,在他耳边喃喃“我今天好累……我们回家吧!”

“早这样就好了。”他嗔怪道,温柔的嘴唇去除了我的一切不适。“这个不懂事的孩子,害得然然你这么辛苦。”
“你别这样说,决定要这个孩子,我是心甘情愿的……”我知道,李泽言顾虑我当初恐婚恐孕,这个小生命的到来也是几个月前我指甲划破了那层塑料而带来的意外。

一个月后,小腹已经有了弧度。李泽言收起了我所有的紧身裤,连平底增高鞋都没了,不过熬过了孕早期,那些不适的症状都渐渐消失了,加上被勒令提前休了产假,他又将工作地点转移到了家中,我竟然反倒觉得和老李度过的是晚年生活……

“然然,今天souvenir开业,想吃什么?”清晨的熹光射入落地窗,我在李泽言怀里蹭了蹭,还是不愿起床。忽然,我感觉小腹热了热,我顺下一模,碰到了李泽言的手。“当然是吃布丁了!还有……我是不是在做梦啊……”我晃了晃脑袋,却听到枕边人的笑声。“都要当母亲了,还这么迷糊。”
“啊!宝宝你听到了吗?你爸爸又在凶妈妈!”我摸摸已经不再平坦的小腹,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怎料李泽言一手撩起被子,将耳朵轻轻伏在我的小腹上,用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嗓音说着“听得到吗?我是爸爸,我凶你妈妈了吗?”语调透露一起得意。

“去去去!起床!我要吃布丁!”我一个猛推,想将他赶下床。他反手一撑,压了上来,“你不是要吃布丁吗?现在就来喂你啊然然。”
他试探着进入,头埋进我的胸口,微弱的喘息搅动我的神经。“我要……”我被他折磨得不行,当我以为自己受不了的时候,他一个横抱令我楞了一下。

“笨蛋,我会有分寸的,我们去洗澡。”

一个美好的清晨就这么度过了。

又过了三个月,我的肚子已经有大概气球那么大,行动已经不便,不服老的心终于认了。
在花园里被他带着走了一圈,“累了?”他低头留下一个清新的吻。
“言言,谢谢有你。”
他的大手抚过我的肚子,嘴角微微扬起。
他欠了欠身,如初见般微微一笑。
“可没有你,就不会有这么可爱的生命。是我该感谢你,然然。”

三年后,我看着被小言言折磨得崩溃的李泽言,望着天色。

晴天,竟也出现了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