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

发糖小卫士🍭

【李泽言×我 】 孕期破车ooc破旧老爷车 高糖

强烈的日光曝晒着这座城市。

我半死不活的趴在办公室,空调拼命工作,还是闷热得要命,上下眼皮打架的速度直线上升,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

也不知多久之后,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背上盖着的西服将我包了个严丝合缝。

“笨蛋,开着空调竟然还能睡着,我看你真是不清醒。”抬头就看见坐在对面的李泽言眉头紧锁,我暗叫不好,一个起身想抱着他的胳膊求饶。李泽言这个人,结婚后还是那么毒舌,用他的话说是“笨蛋,对你的鞭策不会停止”。

可是,自从我告诉他要当爸爸后,他更把我看得死死的,在我软磨硬泡下才勉强同意我来公司工作,但才三个月啊……至少我还觉得自己灵活得很……

不知道是不是中午吃的饭有些油腻,我只觉得恶心得想吐,我推了推李泽言,冲向了洗手间的水池。一阵令人崩溃的干呕后,我才发现……自家的总裁大人竟然在女洗手间里手忙脚乱。

“你这个笨蛋,怎么总是照顾不好自己,万一我不在身边,你可怎么办。”我被李泽言揽在怀里,我用力抱了抱他,在他耳边喃喃“我今天好累……我们回家吧!”

“早这样就好了。”他嗔怪道,温柔的嘴唇去除了我的一切不适。“这个不懂事的孩子,害得然然你这么辛苦。”
“你别这样说,决定要这个孩子,我是心甘情愿的……”我知道,李泽言顾虑我当初恐婚恐孕,这个小生命的到来也是几个月前我指甲划破了那层塑料而带来的意外。

一个月后,小腹已经有了弧度。李泽言收起了我所有的紧身裤,连平底增高鞋都没了,不过熬过了孕早期,那些不适的症状都渐渐消失了,加上被勒令提前休了产假,他又将工作地点转移到了家中,我竟然反倒觉得和老李度过的是晚年生活……

“然然,今天souvenir开业,想吃什么?”清晨的熹光射入落地窗,我在李泽言怀里蹭了蹭,还是不愿起床。忽然,我感觉小腹热了热,我顺下一模,碰到了李泽言的手。“当然是吃布丁了!还有……我是不是在做梦啊……”我晃了晃脑袋,却听到枕边人的笑声。“都要当母亲了,还这么迷糊。”
“啊!宝宝你听到了吗?你爸爸又在凶妈妈!”我摸摸已经不再平坦的小腹,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怎料李泽言一手撩起被子,将耳朵轻轻伏在我的小腹上,用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嗓音说着“听得到吗?我是爸爸,我凶你妈妈了吗?”语调透露一起得意。

“去去去!起床!我要吃布丁!”我一个猛推,想将他赶下床。他反手一撑,压了上来,“你不是要吃布丁吗?现在就来喂你啊然然。”
他试探着进入,头埋进我的胸口,微弱的喘息搅动我的神经。“我要……”我被他折磨得不行,当我以为自己受不了的时候,他一个横抱令我楞了一下。

“笨蛋,我会有分寸的,我们去洗澡。”

一个美好的清晨就这么度过了。

又过了三个月,我的肚子已经有大概气球那么大,行动已经不便,不服老的心终于认了。
在花园里被他带着走了一圈,“累了?”他低头留下一个清新的吻。
“言言,谢谢有你。”
他的大手抚过我的肚子,嘴角微微扬起。
他欠了欠身,如初见般微微一笑。
“可没有你,就不会有这么可爱的生命。是我该感谢你,然然。”

三年后,我看着被小言言折磨得崩溃的李泽言,望着天色。

晴天,竟也出现了彩虹。

评论(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