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ey

发糖小卫士🍭

【许墨×我】婚后ooc&孕期甜饼「一三人称混写」

这次秉承许先生撩得一手好妹的习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懒虫,都快八点了,快起床,不然上班就迟到了。”许墨摘下围裙,从厨房走到床边,低头像对着小动物说话一样。

“不要……我……嗯好困啊……不起不起!”我紧了紧被子,哼哼着抗议。

“哦?这样么?对了,然然,这个月生理期还没到吗?”许墨眼睛弯了弯,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嗯,是啊!熬夜写策划案都要累死了……我觉得最近都虚了……”我迷迷糊糊回答着。

“那我帮夫人请假怎么样?”

“……”我隐隐约约听到他给李泽言打了个电话,侥幸的开心,精神了不少。

“对啦墨墨,上个月末的体检报告麻烦你帮我取一下吧!”我得寸进尺地说着。
“正好今天研究所没什么事,我现在就去了,你好好在家休息,我马上回来。”
一个轻柔的吻隔着刘海落在我的额头。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医院里,许墨低头翻看着悠然的体检报告。

渐渐他好看的眉毛拧了起来,过一会又松开,睫毛开始颤抖。
悠然,他的悠然……
他的夫人……怀孕了……
Ares和Queen的孩子……

许墨果断回身走回医院,根据悠然的身体状况向医生寻求建议……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我心满意足地在十点起床,正准备在冰箱抽出一支可爱多的时候,门“咔哒”一声开了。

“墨墨!你怎么才回来啊!”我抓紧可爱多,光速冲向许墨。
可是……他眼里的笑意在看到我手里的可爱多时突然没了。
“早上不要吃冷饮,对身体很不好的。”他俯身贴近我的耳朵。

可是……我真的很想吃啊!

许墨见我不开心,撕开了小小的包装,自己吃了一口。
然后俯身……
可爱多在我们相连的口腔中融化。
天哪!这可爱多什么时候这么甜啊!

竟然……头一次甜到让我恶心……

于是毫不犹豫,我冲到洗手间,将入口的可爱多吐得干干净净……

许墨紧跟着走了进来,一脸坏笑。
“然然,你有没有想过,你怀孕了?”

啊……!?
我后知后觉地想到了早上的对话,的确细腻如他,早就想到了……而且……他还看到了我的体检报告……

“我家的小笨蛋脸上大彻大悟的表情可真是可爱。”他蹲下来,与我平视。

“我……你……这是真的?”我支支吾吾还是说不出什么话。

他将温热的大手与我十指相扣,附在我的小腹上,“然然,这当然是真的,我们的孩子,就在这里。”

“所以夫人以后出门还要穿高跟鞋吗?”他语气中透露出一起不容置疑的坚定。

“不穿了……我会乖乖的!”我连忙回答。

一个月后,许墨竟然向研究所请了假,说到我顺利生下孩子之前都会在家里办公。
这一个礼拜我都没有吃下什么东西,反倒因为怀孕瘦了一圈,平时的紧身衣反倒有些松了……除了腹部的隆起部位有点紧……嗯……以前吃多了到也是这个样子……

“这件怎么样?”许墨拿着一条修长的紧身礼服走进卧室。
“过几天研究所要参加恋语大学的晚宴,我收到了邀请,自然要携夫人参加了。”
他从后面抱住我,双手正好覆盖我微隆的小腹……快四个月了,出席晚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而且,一想到那些莺莺燕燕的女孩子对许教授不死心,我就下定了宣告主权的决心。
“小傻瓜,想什么呢?”他刮刮我的鼻梁,又嘱咐道,“必须穿平底鞋。”
你还真是严师……我暗自吐槽着。

几天后,我穿着许墨挑的礼服走进会厅,紧身却又十分有弹力的布料明显地勾勒出我身材的曲线,我甚至听到人们窃窃私语……
“哇!教授终于出现啦!好帅……”
“笨!没看到许夫人也来了吗!?你犯花痴也小声点……”
“你看她的腹部……天啊……还是平底鞋……是不是怀孕了……”

我仿佛听到姑娘们“咔嚓”心碎的声音。
嘿嘿嘿,宣告主权成功!

我们提前离场,许墨怕我长时间站立会腰痛。
到家后,我坐在他怀里,被他轻轻按揉着腰腹。

“墨墨,你看那些肤白貌美的小妹妹,感觉好不好啊……”
不等我说完,我的嘴被他霸道地吻住。

“夫人这是吃醋了?”他清了清嗓子,耳语道“Ares belongs to Queen,forever and always。”

评论(2)

热度(77)